法蒂瑪,俄羅斯與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法蒂瑪,俄羅斯與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NT$280

法蒂瑪,俄羅斯與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本書全程記述了如何靠童貞聖母瑪利亞的代禱,前蘇聯的結束歸於天主的手。作者指出,在東歐所發生的事件,如何與一九一七年聖母在法蒂瑪的要求和預言有關,而且作者也描述了真憑實據的屬靈徵兆與見證。這一切都明確的指出,在一系列曾經發生的變革之關鍵轉捩點上,聖母瑪利亞確曾親臨其事。
書中涵蓋令人著迷的部份: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俄國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的理由;路濟亞修女在一九八二年和一九八四年有關奉獻的聲明;彌額爾‧戈巴契夫感謝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促使東歐的變革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文章;教宗的答覆與對戈巴契夫先生的讚賞;首批俄國教友赴法蒂瑪朝聖;首次從法蒂瑪向全俄國傳播電視彌撒;令人注目的斯拉夫主教的史話 —他祕密在克里姆林宮中舉行彌撒。
再版新編後敘描述的是:共產黨崩潰後的俄國,在前蘇維埃聯邦境內的天主教處境;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談法蒂瑪與天主慈悲的關連,與他對未來的願景。

作者:Timothy Tindal-Robertson
譯者:鄭德泮
出版社:聞道出版社
定價: NT 280 元
類別:教會類–聖母
文體:繁體中文
書號:978-986-7653-92-5
書籍重量:300 公克
頁數:236

貨號: 613-085 分類: , ,
  • 描述
  • 作者/譯者介紹
  • 本書目錄

描述

本書表達的是一個門外漢,試圖了解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經尋求為天主和教會所完成的(一件大事),就是藉一九八四年所促成的,將蘇聯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用以滿全聖母在法蒂瑪的要求。本書的寫成,也是為答覆我一直問自己的問題,同時也是人們正在向我提出的疑問:經過童貞聖母的轉禱,繼之以教宗聖父的奉獻,如今我們可否相信,那發生在前蘇維埃聯邦的驚人事蹟,應歸屬於天主的干預?這是否就是聖母在法蒂瑪許諾的開始實現,一旦實現了她的要求,蘇聯即將自無神主義中被解救出來?
當教會面對三千年來臨之際,中歐和東歐與教會之間,發生了深切的牽連。如果我們曾經親眼目睹旳這一切確實是天主的工程,那麼我們就應該明白,天主藉著這些重大事件要向我們說些什麼,這為我們的未來有多麼重要。我曾經設想,只要表達一些最有意義的有形徵兆、事件和具有超性特質的見證。整體來說,這些見證(足以)清楚地證明我前面問題的肯定答案。我誠懇的希望:尚未達到這種信仰的讀者們,在這些篇幅中,能夠找到令人折服的證據。
我特別感激法蒂瑪朝聖地當局,在印刷前批准書中引用的原文,並准許在朝聖地書局出售本書。
我衷心感激所有在寫這本書時給我寶貴支持和鼓勵的朋友們,同時也感激那些曾經慷慨大方地准許我轉載他們的資料、文章中引證過的一切,在此我都一併致謝。我特別要感謝米勒神父( Fr. Federick L. Miller, STD),准許我兩次引證從法蒂瑪普世使徒工作「Soul」雜誌中(一九九一年,華盛頓,新澤西版)的資料。
本書美國第一版是在一九九二年發行。事件發生得非常快速,甚至蘇聯瓦解後不到一年,我就發覺有寫後敘的必要,說明事件的後續發展,但是由於當時個人的情況,實在無法著手工作。然而,該項延遲純屬天主聖意安排,因為現在我能呈獻給讀者們的,是更有價值的後敘:它包括了如今在俄國、中歐與東歐,從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到一九九四年六月,正在發生的種種事件。因此我非常感激我的翻譯人,拉傑斯基博士(Dr. Wincenty Laszewski),他最近出版了波蘭文譯本。
當我將第一版英文本,在一九九二年五月送交維拉諾瓦神父(Fr. Villanova)存入法蒂瑪朝聖地檔案室,從辦公室出來時遇到的第一人,就是聖母始胎無染原罪會的神父。他非常喜歡這本書,因而他提議,將不久即將增訂的美國第一版,寄給華沙聖母會出版社的主編。波蘭文現行本是在一九九四年問世,證實其成果相當可觀(三萬四千本正在印刷中)。一九九四年五月,在波蘭達特雷山區(Tatra Mountain)附近札科帕內(Zakopane)法蒂瑪聖母國家朝聖地舉行的會議中,我同翻譯我書的拉傑斯基博士碰面,我們二人同為當時的演講者。
波蘭文版本包括拉傑斯基博士所寫的後敘,當他說明他的作為之後,我要求他加以校正後補充一些新資料,以備加入美國第二版中拉傑斯基博士於其後敘中,感激地承認華沙聖母會神父們的協助,他曾經小心翼翼地鑽研了文獻根據 —波蘭天主教資訊通訊社( KAI)所提供的資料,和以前曾在蘇聯境內工作的神父們親歷其境的見證。他觀測了蘇俄的重要動向,討論到有關民主前途問題,懷疑共產主義是否仍然存在,並且它是否實際上正在死灰復燃。他引證了莫斯科 Kondrusiewicz總主教有關天主教會的現狀,與蘇俄東正教會的態度等看法。他也說明了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九三年九月四日到十日訪問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的重要性,最後他指明了教宗在法蒂瑪的信息與真福傅天娜( Faustina Kowalska)的天主慈悲敬禮之間的驚人聯繫。
在這些寶貴的貢獻上,並在拉傑斯基博士同意下,我曾經加上了一些新資料,簡短地敘述於下:
1.從兩次重要訪談中的摘錄:首先是同匈牙利總主教巴斯嘎依(Paskai)樞機,在「30days」(一九九四年第六期雜誌)中的訪談;其次,刊載在一九九三年十一月「La Stampa」上,波蘭記者高倫斯基(Jas Gawronski)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採訪。訪談者曾詢問教宗聖父與樞機主教,請他們說明,在立陶宛、波蘭和(一九九四年五月)在匈牙利等國,共產黨是否有恢復政權的可能。巴斯嘎依樞機主教主張,在匈牙利一九九四年五月的選舉中,沒有任何其他政黨支持反對天主教的觀點,而且他說:「共產主義是決定性地失敗了⋯⋯民主進度,無容反轉。」教宗說:「共產黨員不可能不折不扣地恢復到像從前一樣的程度,更好說是對新政府無能的一種反應⋯⋯從一個系統轉進另一個系統是相當困難的。」
2.教宗對未來的願景是令人注目的,正如他在《救主使命》( Redemptoris Missio)勸諭第 86號中表示的正當救贖的第三個千年即將來臨之際,天主為基督宗教準備了一個偉大的春天,我們已經看到了它的先兆。
3.「Fatima in Lucia\\’s Own Words」(暫譯:《路濟亞口中的法蒂瑪》)書中的幾項摘錄顯示,法蒂瑪聖母說了許多關於天主慈悲的話。
4.從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偉大的一九八○年十一月《富於仁慈的天主》通諭中,天主慈悲的精選摘錄的中心主題,也就是當教宗於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三日首次訪問聖母大殿,講道時關於法蒂瑪教導的中心思想。
5.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稍晚的《跨越希望的門檻》著作中,提到他在波蘭牧靈工作時,用了四大段來講解關於聖母所扮演的角色;後來身為教宗時覺悟到:「如果勝利來臨時,應由聖母帶給我們。基督將會藉她而戰勝,因為祂願意教會現在或將來的勝利都與她有關。」
6.一份拉辛格樞機授權他在一九九六年十月訪問法蒂瑪時接受訪談的摘要;以及法蒂瑪聖母巡行態像於一九九六年一月到一九九七年七月停留期間,所做的簡短談話。
在此篇後敘中,我們並不做以偏概全的偽裝。然而,它所期望的,卻是提供一個公正而平衡的最重要事件的全貌,和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四年夏天,蘇聯崩潰後那段期間曾經出現的趨勢,和一些附加的後續重要事件。我相信,所舉出的例證,將被視為本書主要結論的真憑實據。
我願意感謝華沙聖母會神父們給予我的鼓勵和支持,並且重複我向拉傑斯基博士表示的誠懇謝意,感激他的好心和慷慨的支持。他在為聖母的工作中,成為我親切的友人。
最後,我應該說,本版包括未加更改的美國第一版的原文,只不過增加了後敘資料作為補充而已。
我將這項工作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並且祈求所有接觸和讀到此書的人,能被引領而找到在自己生命中,聖母在一九一七年六月向路濟亞吐露的安慰實情:「不要失掉信心,我永遠不會捨棄你。我的無玷聖心將是你的避難所,也是將你領到天主那裡去的道路。」